书苑“新生”:云时代的英美“自出版”革命(3)凤凰彩票官方网址

编辑:凯恩/2018-11-28 22:40

  2012年,Taleist——一个“帮助普通人成为作家”并提供写手服务的网站对1007名自出版作家做了一份调查,该调查是目前业内最为全面的之一。调查者发现,想要自出版的人最好“将目标放在言情小说上面”。在接受调查的作者中,言情小说作者比其他人的收入高出170%,而其他类型小说的自出版作者收入则不甚理想,例如,科幻作家的收入仅为平均收入的38%,奇幻小说为32%,文学小说作者的收入则仅仅达到平均收入的20%。

  Vintage出版公司买下“格雷”系列版权后,区别于一般,使用经典、低调的封面包装这一系列作品,反而大受欢迎。

  尽管主流媒体,在自出版的文学质量层面,进行了尖锐的批评,但是,那些畅销的作品所安身的理由,总是基于读者的需求。言情/的读者群最早拥抱电子书潮流,也热情地拥抱了自出版。

  那么,在自出版图书市场上,什么样的书最容易获得成功,有没有哪一类的书占据主流?根据Bowker公司对有意自出版的作者做的调查,多数人准备出版的是小说,其后是灵修类图书,之后是童书和自传。而在小说类中,类型小说、尤其是言情小说(romance)则是数量最多、最受欢迎的品类。

  2012年,Taleist——一个“帮助普通人成为作家”并提供写手服务的网站对1007名自出版作家做了一份调查,该调查是目前业内最为全面的之一。调查者发现,想要自出版的人最好“将目标放在言情小说上面”。在接受调查的作者中,言情小说作者比其他人的收入高出170%,而其他类型小说的自出版作者收入则不甚理想,例如,科幻作家的收入仅为平均收入的38%,奇幻小说为32%,文学小说作者的收入则仅仅达到平均收入的20%。

  在打入2012年亚马逊电子书排行榜前100名的自出版作品中,言情小说则占据了绝对主流。除了休·豪伊的科幻小说《羊毛战记》和安德鲁·卡夫曼的心理悬疑小说《狮子、羔羊和猎物》外,上榜的其他作品几乎全是言情小说,其中位列榜首的,当然是2012年最为引人瞩目的出版现象——50岁的伦敦电视制作人EL詹姆斯的“格雷”三部曲。

  詹姆斯的“格雷”系列属于言情小说下一个更为细分的门类——(Erotica),媒体在谈论这部小说时,通常不会忘记再加上BDSM这一“专业术语”。BDSM是一个涵盖性术语(umbrella term),涵盖英文单词bondage and discipline,dominance and submission,sadism and masochism,意思是捆绑与调教+支配与臣服+施虐与受虐。

  “格雷”的故事设定在西雅图,讲述的是一个21岁的女大学生安娜斯塔西娅·斯蒂尔和27岁的商业大亨克里斯蒂安·格雷之间的虐恋关系,其中不乏露骨的情色描写。2011年5月,詹姆斯在一家小型澳大利亚电子书网站The Writers Coffee Shop出版了“格雷”三部曲的第一部,之后的两部则分别于2011年9月和2012年1月推出。美国Vintage出版公司很快发现了这部书,于2012年3月和4月分别推出了第一本的电子版和实体版,很快作品就登上了《纽约时报》排行榜榜首。如今,“格雷”系列在全球共售出9000万本,被翻译成52种语言。在英国,“格雷”三部曲的销量超越了《哈利·波特》,成为英国史上销量最高的图书。

  自“格雷”大热以来,欧美主流媒体纷纷开始分析其如此热销的原因。小说的文学质量几乎受到了一边倒的批评。著名作家萨尔曼·拉什迪评价说,“我从来读过这么差并且还出版了的东西。”《赫芬顿邮报》认为它是“一个情节孱弱的、可悲的笑话”。无数的评论文章中都提到了“妈咪情色”(mommy porn)这一听起来多少不雅的词汇,因为评论者们注意到,“格雷”的读者中,中年女性占了大多数。书业人士则注意到网络和电子阅读时代“口口相传”的力量。很快,人们发现“格雷”的畅销基因中的另外一个重要成分——“同人小说”(fan fiction)。

  同人小说指的是利用原有的小说、影视、动漫中的人物角色、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。事实上,“格雷”最初是作为斯蒂芬妮·梅尔的著名吸血鬼爱情小说《暮光之城》的同人小说被写出来的。2009年,詹姆斯以《暮光之城》的人物爱德华和贝拉为蓝本,以Snowqueens Icedragon为笔名在拥有220万用户的同人小说网站发表了自己的小说,题为《宇宙的主宰》。在那里,小说获得了37000条评论。

  在fanfiction.net上,《暮光之城》是在《哈利·波特》之后被改写次数最多的小说,通过给梅尔纯洁的“青少年文学”注入热辣的情色内容,詹姆斯获得了最初的庞大的粉丝群。2011年,詹姆斯在澳大利亚开始自出版时,改掉了所有与《暮光之城》相关的内容,因为,按照惯例,同人小说是不能拿去正式出版的,其版权在法律上至今仍处于灰色地带。至今,“格雷”系列的“寄生性”仍不时遭人诟病。

  无论如何,“格雷”的成功贴合甚至推动了近年英美言情/情色类型小说的复兴,而言情/的读者群也正好是最早拥抱电子书潮流的一群人——因为电子书的匿名性,阅读已不再是一件需要避开公共场合的事。

  自出版领域的作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收入差距。并非每一个作者都为了追求暴富,对于他们中的部分人而言,体验了自由的写作,已是极具意义的事情。

  不过,并不是所有的自出版作家都像詹姆斯、霍金这样好运。尽管过去几年关于自出版革命、电子出版革命的讨论一直甚嚣尘上,但一些观察人士也坦言,故事或许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美。虽然近几年,一些20几岁就年入百万的自出版明星时不时地会冒出来,但成功的毕竟只是极少数,绝大多数的自出版作家,收入并不高,只不过是像一夜暴富这样的故事太过吸引眼球罢了。

  来自阿肯色州的韦恩·希克斯今年58岁。他名下有5本自出版图书,预计共花费了1000个小时在写作、制作和推广上,他还投入了700美元购买编辑和推广服务。目前,这些书总共售出了将近1000本,为他带来了1400美元的收入。来自波特兰的凯蒂·莉帕则投资了700美元,相应获得了1600美元的收入。据Author Solutions的营销副总基思·奥格雷克称,凤凰彩票官方网址,为了让作品上市,平均每个作者需要花费1000至2000美元。这其中,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收回成本。在前述的Taleist网站调查中,半数作家的年收入还不到500美元。

  自出版领域的另一个现象作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收入差距。据《今日美国》今年11月的文章报道,Smashwords网站上1%的畅销书获得了50%的收入。同时,不同等级的畅销书之间的收入差距也是巨大的,位于Smashwords的畅销榜首位的作品的销量是500位的37倍。

  此外,相较于获得正经经纪公司代理,由传统出版社出版作品,自出版仍然存在其劣势——绝大多数的书评人与书评媒体会忽视自出版的作品,实体书店也几乎不会出售自出版的纸质书。很少有作者能拿出出版公司那样规模的预算投入到营销和广告当中,并且,目前自出版作品几乎无法参与到任何文学评奖中。今年8月,正职为律师的美国作家塞尔吉·德·拉·帕瓦(Sergio de la Pava)凭借最初为自出版的小说《赤裸的怪异》获笔会/罗伯特·W·宾厄姆奖,得到了媒体的关注。德·拉·帕瓦的书最早是2008年在自出版平台Xlibris上发表的,但能够参与评奖,还是因为小说得到了芝加哥大学出版社一个编辑的青睐、于2012年4月由芝大出版社正式出版。

  当然,致富和出名并不是所有人参与自出版的动力。根据《电子书世界》去年的一份报道显示,“通过写作挣钱”在作者们出书的原因当中仅位列第四,前两位的原因是“走上作家的职业道路”和“满足我的人生目标”。

  在霍金看来,接下来让那85%的没有电子阅读器的读者也能读到自己的书是最为重要的。“如果我想成为一个十亿级别的作者,我的书必须要能在沃尔玛买得到。”

  事实上,在传统出版与新兴的自出版、电子出版间,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。一些传统出版社在看到自出版的巨大潜力后,也开始将触角伸向这一领域,2012年,企鹅出版公司(当时还没有和兰登书屋合并)斥资1.16亿美元收购了自出版平台Author Solutions,并且创立了自己的自出版部门。

  一些自出版作家在获得成功后,也开始投入了传统出版公司的怀抱。在售出150万本电子书后,27岁的阿曼达·霍金于2011年和圣马丁出版社签下了一份合约:圣马丁公司为她接下来四本名为《水歌》(Wastersong)的奇幻小说系列付出了两百万美元的预付金;同时,圣马丁还将重新包装她关于青少年巨人的Trylle三部曲。

  随着自出版的兴起,出版合作的模式也有了更多的创新。惊悚小说作家约翰·洛克(John Locke)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洛克自出版的13本电子书共售出了170万本,2011年8月,他和出版巨头西蒙·舒斯特公司签订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合约——虽然西蒙·舒斯特将会印制和发行洛克的书,但洛克本人将是这些图书的出版人,他本人将负担印刷、物流和营销的成本。这些书将以大众平装书的定位上市,定价仅为4.99美元,并且不会被编辑。

  在谈到为何最终回到传统出版渠道时,不论是霍金还是洛克都表示希望自己的书能在实体书店销售,而这一点,作为独立作者是无法做到的。霍金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说:“我一直知道,如果我(在传统出版社)拿到了足够好的条件,我会签的。”圣马丁公司给霍金开出的价码比亚马逊的少(亚马逊和Houghton Mifflin Harcout公司合作,也参与了竞标),但霍金认为,很多大连锁书店很可能不会愿意售卖他们的竞争对手出的书。

  此外,亚马逊还要求给Kindle的独家电子版权,并且给出的版税比她自出版时拿到的要少。在霍金看来,接下来让那85%的没有电子阅读器的读者也能读到自己的书是最为重要的。“如果我想成为一个十亿级别的作者,我的书必须要能在沃尔玛买得到。”洛克也提到,“要进入书店,塔吉特(Target)、沃尔玛、好市多(Cosco)、机场,当一个独立作者是办不到的。”

  达西·陈的作品目前还没有实体书。“我常收到读书会和图书馆员的信,祈求我给他们一本精装书,但是我没有精装书可以给她们”,她这样对《今日美国》的记者说。很显然,陈女士很希望看到自己的书出精装本。

  将自出版看成传统出版的“终结者”现在看还为时尚早。但对于很多拥有作家梦的人来说,在传统出版之外,“又多了一个选择”。很多人认为这不是件坏事。